花百萬元買的婚房竟是“兇宅” 曾有人上吊自殺

房產 有車有房網 評論

泰州靖江28歲小伙李冰去年6月花100多萬買了一套房,準備作為婚房使用,誰知道裝修時,無意中得知曾有人在里面上吊自殺,是名副其實的 " 兇宅 "。李冰找到賣房人張軍夫婦要求退房,被拒絕后將他們告上靖江法院。現代快報記者獲悉,法院審理后判決,撤銷雙方

泰州靖江28歲小伙李冰去年6月花100多萬買了一套房,準備作為婚房使用,誰知道裝修時,無意中得知曾有人在里面上吊自殺,是名副其實的 " 兇宅 "。李冰找到賣房人張軍夫婦要求退房,被拒絕后將他們告上靖江法院。現代快報記者獲悉,法院審理后判決,撤銷雙方簽訂的《存量房買賣契約》,被告張軍夫婦返還李冰購房款115.8萬元,賠償李冰損失1.69萬元(包括契稅、貸款評估費),承擔相關利息損失并負擔案件受理費1.56萬余元。

裝修時才知買的是 " 兇宅 "

2018年6月,準備結婚的李冰花了100多萬在城區購買了一套房。就在其為裝修忙綠時,小區保安告訴他一件事,有一男子曾經在這套房里上吊自殺,這令李冰大吃一驚。

李冰和家人找到賣房人張軍夫婦,堅決要求退房及賠償損失,遭到拒絕后,2018年10月將張軍夫婦告上靖江法院。

李冰在訴狀中陳述了從警方等處了解到的情況,他說,2018年2月,張軍夫婦從做房產中介生意的錢燕處購買了這套二手房,后來夫婦倆聽聞該房曾有一男子上吊自殺,是民間所謂的 " 兇宅 "。

2018年6月中旬,張軍夫婦組織親友一起找到錢燕,以隱瞞房屋死人的情況為由要求退房,雙方發生爭吵,并報警。之后張軍夫婦通過另一房屋中介賣房。

巧的是,此時準備結婚的李冰正在找房源,經中介牽線,買下了張軍夫婦的這套房。在此過程中,張軍夫婦未如實告知房屋內發生過非正常死亡情形,具有欺詐的故意,導致李冰與其訂立了購房合同。

李冰要求法院撤銷2018年6月底他和張軍夫婦簽訂的《存量房買賣契約》,張軍夫婦返還房款115.8萬元、賠償損失近1.7萬元(包括他已繳納的契稅、貸款評估費、物業費),以及承擔他自2018年7月12日(貸款發放之日計算)至貸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損失。

賣房人:我也是 " 受害人 "

張軍夫婦辯稱,自己雖得知該套房內有人死亡,但不知是何種原因死亡,因此談不上隱瞞所售房屋系 " 兇宅 " 的情況。此外,買賣合同中沒有關于是否為 " 兇宅 " 的約定,法律對是否為 " 兇宅 " 也沒有明確的概念,李冰也沒有明確提出或詢問是否為 " 兇宅 "。而且張軍夫婦在兩次房屋買賣交易過程中沒有獲得任何利益,反而損失近10萬元,因此他們不構成欺詐,合同不應被撤銷,他們不應賠償李冰損失。

經審理,審判法官認定,2017年10月有人在該套房內以上吊方式自殺身亡;2018年1月初錢燕買下這套房以及張軍夫婦2018年2月下旬以116萬元價格從錢燕處購買該房,20多天后付清全部房款;2018年4月收房后聽說有人曾在該房內自殺,2018年6月中旬找錢燕詢問,遭錢燕否認后雙方發生言語爭執,錢燕報警等事實。

法官:推己及人,支持退房及賠償

審判法官認為,該套房內發生上吊自殺死亡事件后,警察出警勘驗現場,對小區居民具有較大影響,小區居民完全知曉死亡原因。按照人之常情,張軍夫婦顯然會打聽到。張軍夫婦要求錢燕退房未果不久,即通過房產中介與李冰訂立賣房合同,同時負擔大部分交易費用,表明了急于轉手的主觀心態,可見張軍夫婦已經明知該房的不利因素,而最接近的原因為非正常死亡。

法官表示,該事件對張軍夫婦而言,屬于與訂立合同有關的重要事項,直接決定是否購買。換言之,若張軍夫妻在締約前知曉,則不可能與前手出賣人錢燕繼續訂立買賣合同。推己及人,上吊自殺事件對李冰也是選購房子時的重大事項,張軍夫婦在與李冰訂立合同過程中負有告知義務,況且李冰購買該房目的是結婚,而張軍夫婦卻隱瞞真相,主觀上具有惡意,客觀上存在誤導,構成欺詐,負有全部過錯。

靖江法院判決,撤銷雙方簽訂的《存量房買賣契約》,被告張軍夫婦返還李冰購房款115.8 萬元,賠償李冰損失1.69 萬元(包括契稅、貸款評估費),承擔相關利息損失并負擔案件受理費1.56 萬余元。

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張軍夫婦已向靖江法院起訴前手賣方人錢燕,要求撤銷雙方簽訂的買賣合同、退房及賠償。

法官提醒,二手房買家可走訪鄰居打聽房屋過往歷史,或上網查詢小區新聞,盡可能多地了解房屋信息。此外,最有力的武器是合同條款,可在合同中清晰寫明有關事項,避免賣房人和中介隱瞞 " 兇宅 " 歷史。

( 文中人名為化名 通訊員 靖法宣 記者 毛曉華)

喜歡 (0) or 分享 (0)
發表我的評論
取消評論

表情

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!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友最新評論

双色球复中隔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