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讀福利房沖動:部委公務員月入3000元租房都困難

房產 有車有房 評論

福利房與商品房之間巨大的價差,正成為一種強力的刺激和驅動,將已被房改政策封存多年的福利分房沖動,重新喚起 財經國家周刊報道 在停止福利分房10余年后的今天,一些部委、央企甚至于高校,通過各種或明或暗的政策通道,進行帶有福利性質的分房和建房;

福利房與商品房之間巨大的價差,正成為一種強力的刺激和驅動,將已被房改政策封存多年的福利分房沖動,重新喚起

解讀福利房沖動:部委公務員月入3000元租房都困難

財經國家周刊報道 在停止福利分房10余年后的今天,一些部委、央企甚至于高校,通過各種或明或暗的政策通道,進行帶有福利性質的分房和建房;一些地方城市“解決歷史遺留問題”的低價房,也被質疑為向特定人群輸送利益。

福利房與商品房之間巨大的價差,正成為一種強力的刺激和驅動,將已被房改政策封存多年的福利分房沖動,重新喚起。而福利房回潮的沖動,恰與價差的大小呈正相關 價差越大,沖動越強。

同時,當福利房成為一些部委、央企和地方公務員的“隱性收入”新通道、且飽受社會責難時,公務員的住房制度改革更顯緊迫。

正如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環境管理研究中心教授趙麗霞在接受《財經國家周刊》記者專訪時所言,一個國家對待公務員住房問題的態度,與社會經濟理念密切相關,“在發達國家,公務員的住房福利通常被理解為公務員工資的一部分,即實物工資”。

趙麗霞認為,如果中國內地能從“實物工資”的角度去理解公務員的住房問題,并從工資制度改革入手去解決問題,將有助于公務員的住房福利從“隱性”變為“顯性”,從而增加透明度,增進公眾的信任和諒解。

夾縫中的部委新“福利房”

年輕公務員租房都困難,根本承受不起買房的壓力。如果不給這部分年輕人提供住房保障,他們會覺得沒有希望

在寸土寸金、幾無新房可售的北京市中心城區,仍有一些人有其“特殊”購房通道:雖然周邊商品房單價上漲到4萬元/平方米,甚至5萬元/平方米,他們還能享受到5000元至6000元/平方米的“成本價”。

這些人中,既有國家部委的公務員,也包括一些央企的職員。

住建部“新7號樓”

在與記者見面之前,住建部職工、52歲的康藝琳(化名)至少已洽談過14位意向購房者。大多數人都因為擔心產權過戶問題,選擇在最后一刻終止交易。

康藝琳的這套待售房產,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9號的住建部大院內。這是一個令人羨慕的黃金地段。

在周邊商品房價格已突破4萬元/平方米的情況下,康2010年8月時交付的購房成本是5625.86元/平方米。

這套面積67平方米的一居室小戶型,在住建部大院內價值約30萬元。大院外,這樣一套一居室的價值約275萬元,翻了9倍。

2010年10月,這座在原址4層筒子樓基礎上翻建而成、內部人稱“新7號樓”的高層住宅完工交房。其工程學名稱為“建設部大院北區改造項目”。物業是北京萬科物業服務有限公司。整座大樓共分4個單元,累計戶數約為324戶。

中國投標網上登記的一份資料顯示,建設部大院7號住宅樓工程總建筑面積為39150平方米。其中,地上27818平方米;地下3層,11332平方米。

“新7號樓”在拆遷翻建后,除安置原有職工住戶外,多出的約200多套房源,或按面積標準配售給首次分房的處級公務員,或為一些業已升遷的干部提供“以小換大、以舊換新”的調配性房源。

康藝琳之所以能分到房,恰是因為“在當年的筒子樓里有一間面積約為30平米的職工宿舍”。

但康還透露,她有兩套住建部大院的房子。另一套“和這套差不多”。

目前,康的這套“新福利房”處于出租狀態,月租金為4500元。而《財經國家周刊》記者了解到,“新7號樓”內,用于出租的房屋不在少數。

有關“新7號樓”買賣的信息,據康自己了解,目前“還無一成功案例”。

康藝琳向記者提供了一份由“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機關服務中心”印制的售房合同。第一條“房屋基本情況”中注明:房屋性質為“中央國家機關職工住宅”,“房屋產權登記地址以相關主管部門的批準為準”。之后,在長達10頁的合同條款中,找不到允許或不允許房屋轉讓、交易的確切說明。

住建部“新7號樓”的竣工時間是2008年,交付時間為2010年。根據國家及北京市有關政策規定,已購經濟適用房滿5年后可上市交易。但康藝琳的房子究竟是經濟適用房還是回遷房,產權是央產還是私產,產權證最終能不能拿到,能不能自由交易,都讓她感到一頭霧水。

作為中國住房建設的具體推動部門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內部建房、分房 “自保”計劃,始終在媒體的高度關注之下。

此前,曾有該部負責新聞宣傳的官員向記者訴苦:“住建部已經10年沒有分房了。在所有部委中是排在最后的。”

《財經國家周刊》曾發采訪函給住建部辦公廳新聞處。但至截稿時,對方仍未作任何回應。

一位在附近從事二手房交易的房產經紀人告訴《財經國家周刊》記者,住建部大院內建于上世紀80、90年代的央產房,如今大都已按照“房改售房”的相關政策流向了北京市的二手房交易市場。

據這位經紀人稱:他的客戶中曾有一位“高級別官員”,房改時有兩套建設部大院內的房子,面積分別為53平方米和62平方米。“后來這兩套房子共賣了近500萬元。”

記者在網絡上搜索“建設部大院”關鍵詞,找到不少租房、售房信息。其他一些部委住宅小區的租售信息,在網上同樣能搜索得到。

根據北京市一家大型房產中介公司發布的售房信息,記者聯系到位于北京市東三環附近的一位經紀人溫先生。他正在代理外交部“和諧雅園”住宅小區3號樓的一處房產租賃業務。房屋面積約為80平方米,月租金報價5500元。隨后記者以“看房”身份暗訪。在與李姓業主的交流中獲悉,該小區建于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。2010年剛剛將鑰匙交到外交部公務員手上,部分房源信息就流向了二手房租售市場。

對于部委新住宅小區的“租售風”,某部委一位不便具名的房管處處長告訴《財經國家周刊》記者,根據現行政策,一些部委機關的老房子(已購公房)可以上市交易,但新房不允許上市,也不能出租,發現后就會被收回。“去年有關部門還專門下了一個文件,凡是按經濟適用房配售的都不能出租”。

這位房管處處長還表示,在理論層面,中央國家機關的保障性住房“一不能上市,二不能繼承,只有使用權,沒有產權”。這和北京市的經濟適用房還略有區別,后者滿5年后可以上市交易,但收益的70%要交給地方政府。

公務員住房“新通道”

在中國停止福利分房10余年后的今天,部委公務員是否還能享受到特殊的福利分房待遇?政策通道是什么?

實際上,機關部委在建房、分房問題上一向態度謹慎,目前大多數部委均能做到“有法可依”。

喜歡 (1) or 分享 (0)
發表我的評論
取消評論

表情

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!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友最新評論

双色球复中隔走势